首页>黄金外汇 > 正文
  • 央行离岸出手稳汇率!刚刚又在香港布局大动作,吊打空头意图明显
  • 央行又在离岸出手稳汇率了!

    5月15日,央行发布消息称,当天在香港成功发行两期人民币央行票据,其中3个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据各100亿元,中标利率分别为3.00%和3.10%。此次发行全场投标总量超过1000亿元,认购主体包括商业银行、基金、投资银行、中央银行、国际金融组织等各类离岸市场投资者。

    这一条消息看似平淡无奇,但结合央行在香港发行央票的特殊时间点看,其政策意图却大有来头。由于在港发行央票可以回收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提高离岸市场利率,抬高做空人民币的成本,从而达到稳定汇率的目的。再结合近几日人民币贬值预期快速升温的市场变化看,可见央行此时出手发央票,稳定汇率意图明显。

    实际上,除了本周一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遭受重创,日间跌幅高达600个基点外,昨日和今日的人民币汇率都有回调趋势,有分析指出这其中背后不乏央行稳汇率的身影。截至5月15日13:15,在岸人民币汇率报6.8761,贬值幅度仅有93个基点;离岸人民币汇率报6.9053,较昨日还微升9个基点。

    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在中美贸易摩擦没有进一步负面消息传来之前,短期内人民币汇率跌破7的概率并不大。更为重要的是,当前人民币汇率走势呈现事件驱动、多空交织的特点,对企业和个人来说,与其一味地赌单边升值或贬值,不如坚持财务中性的理念,通过对冲工具管理汇率风险,否则很容易被”打脸”。

    更公开透明地传递稳汇率政策意图

    本次发行的200亿元离岸央票,是继去年11月和今年2月之后,央行第三次通过香港金管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债券投标平台发行人民币央行票据。

    除去在离岸发行央票可以丰富香港高信用等级人民币金融产品,完善人民币离岸市场债券收益率曲线,推动人民币国际使用等中长期的作用看,当下发行央票一个更为现实的意义,在于作为一种回收市场流动性的工具,可以达到稳定汇率的目的。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就曾表示,央行此举有短期稳定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建立完善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利率曲线的“一石二鸟”的目的。

    “短期来看,央票的发行会对离岸市场的流动性造成一定程度的紧缩效用,这在某种程度上对市场造成了’加息’效应。”周浩称,一旦离岸市场出现较为明显的人民币空头情绪,发行央票可以提高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利率水平,以提高做空人民币的成本,抑制人民币空头。

    仅从维稳离岸人民币汇率的角度看,即便央行不在香港发央票,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调节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打爆”人民币空头。实际上,有分析指出,央行通过在香港发行央票,是更公开、透明地向市场传递稳汇率的政策意图。

    “CNH通常比CNY更能反映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但央行对离岸市场的把控力度也很强。在过去,大家通常会观察中资大行在港分支机构在离岸市场的一些操作,来揣测其背后的货币当局的政策意图。”一香港外汇交易员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但如果央行在香港发行央票,相当于直接面向离岸市场的参与者,公开传达自身的政策立场,实则是增加了政策透明度,加强了与市场的沟通,利于稳定市场预期。

    周浩也表示,使用央票对市场流动性进行调节,市场可以通过央票发行、到期以及续发规模来对央行的政策意图进行判断,这可以增加政策的透明度,央行可通过更加系统性的方式,向离岸人民币市场传导自身的货币政策立场。

    “无形之手”更关注结售汇而非具体的汇率点位

    自上周中美贸易争端再度发酵后,市场预期急转直下,久未大幅波动的人民币汇率再次上演“过山车”行情。人民币汇率本周一开盘后继续开启急跌模式。5月13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均再度大幅下跌,日内跌幅均超600个基点,其中离岸汇率当日跌幅更是近1%。

    不可否认,此轮人民币急跌的触发因素是中美贸易争端,但真正引起汇率连续多日大幅贬值的导火索,则是境外机构的做空。

    资深外汇专家韩会师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近日汇率快速贬值的驱动因素并非市场供求关系,而是投机主导。离岸市场美元飙升在前,在岸市场紧随其后,这种情况通常意味着机构投机很可能是贬值的主要因素。

    “离岸美元飙升的直接后果就是拉大了境内外的汇差,几百个基点的空间无疑会让跨境套利者十分兴奋,而套利的结果就是在岸美元也必然快速飙升。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一般境内外汇差在100个基点以上就有跨境套利的空间。”韩会师说。

    不过,自本周二以来,汇率开始出现回调,这其中可能就有央行稳汇率“敲打”空头的身影。其中有两个有意思的现象意味深长:一方面,本周二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8365,下调幅度高达411点,显着低于周一收盘在6.8721,这说明中间价定价机制中的逆周期因子可能发挥了作用;另一方面,周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曾短线强力拉升150点,一度收复6.90关口。

    本周三央行在香港发行央票的特殊时点选择,则更是体现了稳汇率的政策意图。

    那幺,央行此时出手稳汇率,是否就意味着人民币要保“7”呢?有分析指出,央行选择何时出手稳汇率,与汇率的具体点位无关,关键是观察市场的结售汇情况。

    “汇率点位从来不是最重要的,货币当局首先考虑的是资金流动的压力,如果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有效,结售汇逆差不大,是否破7根本不重要。”韩会师说, 如果市场再次出现结售汇严重失衡,无形之手才会有所动作,即使人民币兑美元到了7附近,如果结售汇市场风平浪静,那幺7破了也就破了,不是什幺大事;但如果汇率刚到6.95就出现了购汇大潮,那破7基本上就不要奢望了。

    企业不应赌单边升贬值,应坚持财务中性

    近几年来,人民币汇率就呈现“涨得慢、跌得快”的特点,事件驱动汇率波动成为常态。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不少企业和居民在汇率上涨的时候鲜有考虑结汇,但等到汇率下跌时却开始寻思是否要换汇,这也容易陷入单边、线性的思维。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前国家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就表示,本轮人民币汇率的快速调整,显然是因为对外经贸磋商形势突变引发的市场避险情绪上升。未来,很可能是打打谈谈,对中国外汇市场的短期影响将是多空交织、事件驱动,即一会儿出好消息,汇率走强;一会儿出坏消息,汇率走弱。那幺,如果市场对于现在中国对外经贸形势发生的一些波折过度反应,则很有可能将被再次打脸。

    因此,对企业和居民来说,未来汇率的双向波动会不断加大,不应赌汇率单边升值或贬值。管涛就建议,对于市场微观主体而言,一方面应该坚持财务中性理念,管理好货币敞口风险;另一方面应该基于经济基本面因素而不是短期市场波动,来进行资产负债的币种摆布。

    用贬值对冲加税?想多了

    也有声音认为贬值可以对冲关税加征,从出口企业的微观个体看,确实贬值会抵消一部分关税加征带来的影响。但从宏观经济的大局看,汇率不可能成为单独服务于某一经济领域的工具。

    “作为宏观调控当局,考虑的范围要宽得多。从这个角度看,也不存在你加税我就贬值,加得越多,贬得越大的可能。毕竟,民众对人民币的信心才是最重要的东西。”韩会师称。

    因此,处于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的角度考虑,不少分析人士指出,人民币并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可能。瑞银中国将2019年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预测调至7。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表示,这主要是考虑到经常账户收支恶化、汇率面临更大下行市场压力,政府可能会允许人民币小幅贬值。若美国对全部中国出口加征25%的关税,则人民币贬值压力会大幅增加。

    “不过尽管如此,央行可能仍会尽力避免汇率出现大幅贬值,因此预计这种情况下2019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仅会温和贬至7.2。如果加征的关税持续生效,那幺2020年人民币汇率可能会进一步贬值。”汪涛称。

    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也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正如央行行长易纲此前所说,我们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或者进行贸易摩擦工具的考虑,我们可以承诺绝不会这样做。至于汇率究竟会如何变动,其本身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汇率必须要有弹性。

    百万用户都在看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着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ID:quanshangcn

    Tips:在券商中国微信号页面输入证券代码、简称即可查看个股行情及最新公告;输入基金代码、简称即可查看基金净值。

    相关热词搜索:股指期货 配资风险

    上一篇:房押配资什么意思苏声忠:黄金反弹承压参与短空 美原油企稳顺势短多 下一篇:腾讯金融科技收入首次亮相 竟已占到营收1/4 二季度新游戏发布将成大看点